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焦点

旧金山“允许机械战警杀人”,潘多拉魔盒打开了

类别:焦点  发布时间:2023-01-26 00:18:26  浏览:4731 次

▲《机械战警》电影海报。旧金警杀▲《机械战警》电影海报。山允

  曾在好莱坞电影里大显身手的许机械战“机械战警”,即将在美国警察局正式上岗?日前,人潘美国加州旧金山“允许机械战警杀人”的多拉打开做法,引发了激烈争议。魔盒

  当地时间11月29日,旧金警杀经过长达两个多小时的山允激烈辩论,加州旧金山市监事会最终以8票赞成、许机械战3票反对,人潘通过一项决议草案,多拉打开授权旧金山市警察局(SFPD)在“紧急情况下”允许警用机器人使用致命武器。魔盒

  此次决议草案通过,旧金警杀令旧金山市满足了加州议会第481号法案“执法机构必须获得适当立法机构批准方能使用军事装备”的山允要求。

  该决议草案为2021年由时任市议员、许机械战现任市检察官邱信福所提交。这份获得旧金山市主管曼德尔曼积极支持的“机械战警决议”授权,原本更为广泛,允许警用机器人常规性配备致命武器,并将“批准开火权”充分下放。

  但是,这种被抨击为“让机器人杀人”的宽泛授权受到反对者激烈批判,此次最终获得通过的决议,仅允许“其他手段或降级策论无效,或得出结论认为替代手段无法制服危险罪犯”时,由少数高级官员特批使用“致命警用机器人手段”。

  这也就是SFPD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所表示的,致命“机械战警”只会在极端情况下使用,以拯救或防止无辜生命进一步损失。然而,机器可以“自主杀人”的潘多拉盒子一旦被打开,人们或将不得不面临更多未知的恐惧。

▲《机械战警》电影海报。▲《机械战警》电影海报。

  警用机器人有多种

  尽管反对“机械战警杀人”的组织曾广泛传称,SFPD已配备了退役的军用战场机器人,这些“机械战警”可装备枪械等常用致命武器,但SFPD对此矢口否认。

  有警官证实,SFPD共有17个警用机器人,最早一个购置于2010年,最新一个是2022年1月添置的,包括三种可运送遥控炸弹的远程遥控机器人,一种用于拆除爆炸装置和疑似生化装置的机器人,以及另外两种充当救援和辅助任务的功能较单一的小型机器人。

  这些机器人均不适合配置枪械,SFPD构想的“致命性机器人”主要战法,是把炸药送到全副武装歹徒藏身的坚固掩体,然后遥控引爆,而适合担负这一使命的仅限于部分机器人。

  理论上,SFPD大量配备、不占编的警用侦查辅助装置,也可称作最原始的“机器人”,但这些“机器人”几乎没有人工智能属性,完全无法担负致命使命。

  尽管警用人工智能在美国十分普遍,但迄今真正使用“机械战警”消灭罪犯仅有一次,而且已经早在2016年。

  当年7月,25岁的前陆军预备役士兵迈克尔·约翰逊,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用狙击步枪伏击射杀5名警察,并高呼“杀死白人警察”。在劝说和强攻均未奏效后,达拉斯警察局特警队将塑性炸弹粘在一本书背面,由警用机器人送到嫌犯附近引爆,导致嫌犯丧生。

  2018年2月,大陪审团裁定警队此次行动合法。

▲《机械战警》电影剧照。▲《机械战警》电影剧照。

  应对恶性犯罪猖獗

  加州是美国少数族裔占比较高、种族矛盾较尖锐的州,也是黑帮肆虐、恶性犯罪十分猖獗的地区。尤其是“地狱天使”“墨西哥黑手党”等威震北美的黑帮都以加州为大本营,令市民和商家普遍对警方维持治安不力啧有烦言。

  在此情况下,旧金山市政当局和部分民意代表积极推动加强警力。今年9月,他们授权允许警方在某些情况下实时访问私人监控摄像头,以获取必要的犯罪线索。此次授权“机械战警”使用致命武力,也是这一努力的一部分,被相关方面解释为“严峻的治安现实迫使我们必须如此”。

 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,旧金山乃至整个加州既是暴力犯罪和黑帮猖獗、社会公众对治安状况高度不满的地区,也是“进步派”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等民主党左翼中主张限制警察权限者的大本营。

  此次旧金山市监事会表决中,监事会主席沃尔顿就公开投出反对票,他在一封公开信中宣称,“远程杀死社区成员的能力违背了旧金山市的‘进步价值观’”。当部分支持授权者批判他“限制警察工作能力”时,沃尔顿表示,“我不是和警察作对,而是要‘保护有色人种’”。

  在过去一年里,“进步派”在网上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对浪潮,他们将“授权警用机器人使用致命武器”,比附为两度翻拍的流行大片《机械战警》中那个半肉身、半机械的执法者,试图借此影射此举“草菅人命”。

  当地一些“进步派”组织,如“电子前沿基金会”政策分析师瓜里格利亚也激烈反对,称“此例一开后患无穷”,他认为“不但机器人,连警察也应该把手指从扳机上挪开”。

  一些州外“进步派”也随声附和。如杜克大学教授麦赫吉就抨击旧金山市监事会的决议,称其是“最糟糕的主意”,是“从终结者特许经营权中作出政策决定”。

  对此,支持授权的部分市民表示“这是在强词夺理”,普遍不满当地治安状况的一些华裔指出,恶性犯罪分子不分族裔,对此进行强力打击符合社区和所有人利益。

  旧金山市主管曼德尔曼则表示,“进步派”和民主党支持限制警察权限的做法只能适得其反,当选民认定“进步派只是想庇护恶性犯罪者”时,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投票支持民主党的对立面,而“进步派”和民主党则将蒙上“警察反对者”的恶名”。

▲《机械战警》电影剧照。▲《机械战警》电影剧照。

  已成党争前沿阵地

  实际上,此次“机械战警”争议背后,是美国民主、共和两党围绕攸关选情的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等社会热点,所进行长期博弈的一部分。

  2015年,时任美国总统、民主党人奥巴马在“弗格森事件”浪潮推动下推出行政命令,削减警察经费并约束警方权限;2017年,继任的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又签署了一道反其道而行之的命令。

  在这种莫衷一是、朝令夕改和党争纷扰下,加州各地是否授权“机械战警杀人”毫无悬念地成为两派反复拉锯扯皮的前沿阵地。

  日前,在“进步派”选民占压倒性多数、距旧金山近在咫尺的奥克兰市,警方迫于“进步派”不依不饶的围攻,放弃了一项类似的授权计划。

  而在华裔、东亚裔等更重视社会治安族群占优的旧金山市,情况则正好相反——尽管监事会表决前“进步派”的声浪势头汹涌,但悬殊的表决结果证明,该市“沉默的大多数”宁可选择多一点社区安全。

  可想而知,“机械战警是否允许杀人”的辨论,将继续被党争和族群撕裂所劫持、扭曲,在全美各地纠缠反腐不已,争执的焦点也将越来越背离事件本身,成为公说公有理、婆说婆有理的无头案。

  在这一片纷繁复杂的吵嚷中,有人在网络社交平台提醒大家“谁还记得机器人三定律”?

  由大科幻小说作家阿西莫夫首倡、被戏称为“机器人宪法”的“机器人三定律”,即一、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被伤害”;二、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命令,除非命令与第一定律相冲突;三、机器人可在不违背第一和第二定律前提下自卫”。

  这曾被公认为使用人工智能理所当然的三条“铁律”。可如今,随着致命“机械战警”正式上岗,潘多拉盒子半开,这“铁律”还有几分说服力和约束力呢?人工智能飞速发展的当前背景下,这或许才是真正需要人类社会予以高度警惕的。

  撰稿 / 陶短房(专栏作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