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热点

对话依文集团夏华:企业家要躬身入局,构建利他主义的美好商业

类别:热点  发布时间:2023-01-16 13:00:45  浏览:56 次

原标题:对话依文集团夏华:企业家要躬身入局,对话的美构建利他主义的依文业美好商业

点击进入 搜狐财经系列访谈专题——“未来商势力”第31期

本期嘉宾 | 夏华 依文集团董事长

编辑 | 乐章

主编 | 王德民

“我们每天都在谈时尚谈艺术,但是集团家躬局构建利之于大山里的那些绣娘和老人家,背着娃,夏华绣着花,企业这就是身入她们的生活,是主义她们祖祖辈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日子。”近日,好商搜狐财经《未来商势力》节目对话了依文集团董事长、对话的美依文·中国手工坊创始人夏华。依文业

夏华有着许多成就:全国劳动模范、集团家躬局构建利全国“五一劳动奖章”获得者、夏华全国“三八”红旗手、企业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、身入 “中国经济女性年度人物” 等等。主义

她也有着许多人无法理解的选择:1994年辞去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系教师职位,从零开始创业,迈入全新的服装行业;当依文正走在服装市场前列时,又带着团队走进大山打造了依文·中国手工坊。

展开全文

夏华表示,其实当时身边有很多不同的声音。“很多人会觉得,20年了,依文在大山深处花这么多时间精力,然后去投入这样的一个项目,为了什么?其实那个时候很简单,我就是希望用这些手工艺,去赋予依文独特的中国美学理念、东方哲学的生活方式和思考。

选择一个旁人不理解、不支持甚至不看好的尝试也意味着极大的挑战和难度。当夏华第一次带领团队进深山找到绣娘们时,发现不仅听不懂绣娘们说的苗语,大家语言不通,语境也截然不同。“第一次在大山深处的时候,我说谢谢你们让我看到了最美的艺术,台下鸦雀无声。然后站在我旁边帮我翻译的村长就悄悄地碰了碰我说,您说普通话,说什么叫艺术?”

“我其实经常会觉得,可能在那个当下是有感性在的。做商业的都说,你最好找出一个可参照的范式,但是事实上它没有。”夏华坦言,有时在商业的路上走得很难的时候,也会想着干脆就把项目变成情怀、变成一个公益。“但是冷静下来你会觉得,这不行,它还得是一个可持续的商业,它还必须得遵循那些商业规则。

夏华介绍,深山里的绣娘们绣东西是给自己穿,没有一个工艺标准。“这个非标的产品你会发现它很美,但她也不知道这干什么用。一点一点地让每一个绣娘把手艺变成产品,这是个非常非常不容易的过程。”

在创业过程中夏华遇到了许多困难,但她只是平静叙述;可聊起与独臂绣娘梁老师的情谊,夏华却忍不住地湿了眼眶。“2018年我给梁老师做了《蝶梦深山》的深山集市专场,很多顾客排成队去看梁老师绣,然后买她的产品。因为她也不太会说普通话,当时抱着我就像亲孩子那样亲了我一下。那一口亲下去,我知道她信了,然后我也信了,就是真的觉得可以的。”

现在梁老师的一幅蝴蝶绣片已经卖到了接近2000元,被很多人收藏。夏华说:“我觉得我和依文这些年一直在构建一个利他主义的美好商业。即使艰难,但我相信只要是让更多人奔向美好,哪怕今天不成,它一定会成;哪怕今天难点,但是一点一点就会越走越容易了。

深入了解后发现,作为一名优秀的企业家,夏华每次看似“感性冲动”决策的背后都有着理性的底层逻辑和坚定执行的决心。谈及几十年的创业历程时,夏华提到最多的两点是“躬身入局”和“长期主义”。无论多么困难的项目,她总会冲到最前,带领团队一起找解决办法,向目标坚定前进。

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初,夏华立即决断,义无反顾地将6条服装生产线改为医护用品生产线。“我们有员工也问,说‘夏总,咱们现在做,将来成本你要收不回来怎么办?’我说现在别想那么多,因为现在有需要我们就干,社会需要我们就先干了再说。”

第一就是他是不是需要,不仅仅是说消费者需要,还有社会和国家需不需要;第二,它是不是利他的;第三,它是不是可持续的。”夏华表示,如果满足以上三个标准,那就应该要选择尝试,“但是做就要去把它做好。”

以下为对话内容精编:

未来商势力:您最初为什么想要走进大山,启动依文·中国手工坊项目?

夏华:我是1994年创业的,在1999年的时候,依文品牌已经形成了很大的影响力,所以2000年左右我就有机会第一次代表中国品牌走向国际时装周这个舞台。但是真正你走出去,在国际的T台上开始去展示中国品牌的时候,会发现世界对你的期待其实非常明确。他们喜欢一个来自中国的、有着独特美学特质的中国品牌。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在思考,如何去把来自中国的时尚态度带给世界。所以我就开始带着设计师去大山里跟这些绣娘们接触,去采风。

未来商势力:在推进依文·中国手工坊项目时,有听到质疑的声音吗?

夏华:其实那个时候很简单,就是希望用这些手工艺,去赋予依文独特的中国美学理念。很多人会觉得,20年了,依文在大山深处花这么多时间精力,投入这样的一个项目,是夏总个人的感性吗?是因为对大山里这些贫困绣娘的一份支持吗?或者很多人说,我们是在思考做一个社会化的企业吗?很多很多不同的声音和问题,但是我自己内心深处还是非常笃定这件事是对的,是有长期价值的、可持续的,是我们这一代人都要坚持把它做下去的。

未来商势力:最初您走进大山,和绣娘们沟通的过程顺利吗?

夏华:其实最早走进大山的时候,我们很多时候是没法直接地语言交流。很多绣娘说着我听不懂的苗语,她们也不太明白我的语言或者我的说话方式。我印象特别深,第一次在大山深处的时候县长让我跟绣娘们讲几句话。我说谢谢你们,让我看到了最美的艺术。这个时候台下鸦雀无声,站在我旁边帮我翻译的村长就悄悄碰了碰我,说您说普通话,什么叫艺术?

那一次我内心是特别触动的,我觉得其实不仅仅我们生活在不同的空间,其实我们的语境是完全不同的。我们每天都在谈时尚谈艺术,但是之于大山里的那些绣娘和老人家,这就是她们的日子。背着娃,绣着花,这就是她们的生活。我当时说,你们好好绣花,绣好了我带你们去北京,很多老人家都鼓掌、都高兴,因为她们知道北京。然后我说不但到北京,我还带你们去伦敦,当时好多的绣娘一脸茫然,她不知道伦敦是什么,伦敦在哪里。

20年其实我每个时间段都充满了忐忑,我都不知道那个时候许下的愿,那个时候在大山深处跟绣娘说的每一句话,什么时候能够真的让她们相信,什么时候能够真的变成现实。在这一路的过程中带着忐忑往前闯,然后一点点就走到了今天。

未来商势力:推动依文·中国手工坊项目的推动过程困难吗?您是怎样去解决的?

夏华:其实特别艰难,因为每一步都面临着挑战,就光我们培训这条路就走得特别艰难。我印象特别深,第一次培训,县里面很支持我们,给我们找了一个招待所,然后他们下发了通知给各个村子的绣娘。从早晨我们的工艺师、培训老师、设计师就在那等,一直到下午4点钟很多绣娘才络绎不绝的,穿着自己民族的衣服来到我们的现场。我觉得为什么这个培训大家不能准时来呢?但是帮我们召集培训的负责人说,这不像你们城里有各种交通工具,他说我们这只有靠腿走。他说绣娘们都是很在意每一次出门,要把自己穿得最漂亮,走出自己的村子、寨子,然后再走个半天才能到这个招待所。

我觉得情怀的路上懂比爱更重要,这是我今天经常跟我的团队说的话。因为那一刻我们自己觉得做了一件发自内心的有爱的事情,但是实际上你并不懂这群人,因为她们的生活跟我们不一样。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组建了一支培训的游击队,让绣娘们不用再走出村子,我们挨个村子走进去,哪怕这个村子就二三十个人。

未来商势力:绣娘们都会刺绣,为什么还需要对她们进行培训?

夏华:她们原来绣的东西是给自己穿的,没有一个工艺标准。但是今天我们卖给消费者的每件产品不能是残次品,它要是完美的。一点一点地让每一个绣娘把手艺变成产品,这是个非常非常不容易的过程。然后也一点一点让绣娘们相信,只要我们真的用心、真的做好的产品,会有很多人喜欢。

我们布依族的独臂绣娘,梁老师9岁的时候失去了一只胳膊,一只手绣的非标产品你会发现它很美。但是那个时候梁老师就只是喜欢,就照着一只蝴蝶标本绣,她也不知道这干什么用。所以那时候我就说梁老师,我帮你建一个工坊,你就绣这个绣片。

2018年的时候,我在杭州龙湖天街给梁老师做了一个叫《蝶梦深山》深山集市专场,梁老师在现场绣,很多顾客排成队就去看,然后买她的产品。她当时抱着我就像亲孩子那样亲了我一下,因为她也不太会说普通话。那一口亲下去,我知道她信了,然后我也信了,就是真的觉得可以。那个时候我觉得说不出的内心的美好,我一直特别相信,我和依文这些年一直在构建一个利他主义的美好商业。即使艰难,但我相信它只要让更多人奔向美好,哪怕今天不成,也一定会成。

未来商势力:您觉得将传统手工艺转为商业化运作的最大难点是什么?

夏华:我觉得最大的一个难题,就是如何把一个个非标的手工艺,变成一些生活中可以应用的标准化产品,还有人们接受得了的价格。做商业的都知道最好找出一个范式可参照,但是事实上它没有,所以你就得自己走出一条路,自己去探讨去摸索,必须坚定不移一步一步往前蹚。

未来商势力:您觉得这背后有怎样的商业价值和产业空间?

夏华:我觉得未来这是个万亿级的平台和产业空间,我们都只是刚刚开始。现在不仅仅是中国年轻人喜欢,全球的年轻人都喜欢,因为每一个古老图腾纹样背后都有故事,有巨大的美学力量。只是我们这一代人要懂得,然后要坚持,要敢去探索,要能够为彼此的一点成就去祝贺,我觉得这很重要。

其实今天,依文·中国手工坊也好,深山集市也好,我们已经能够去感受到它有无限延展的空间。很多不同行业的人找我们一起合作,你会发现有越来越强的叠加效应。比方说各种文具,还有全球的一些时装品牌,现在都开始跟我们合作。我觉得我们完成了一个从一开始大山里的一针一线,一直到全球化时尚的一条路,所以充满期待,我觉得会越来越好。

未来商势力: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,您第一时间站了出来,不计成本地将时装生产线改为6条医护用品生产线,您当时没有顾虑和担心吗?

夏华:2020年的那个春天,是我终身难忘的春天。那个时候疫情来了,我就跟团队捐防护服、捐口罩,但是就是买不着,拿着现金都买不着。你第一次觉得这么无力感,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就发现,价格只是一方面,是因为产能不足。那个时候一天几十万的防护服需求,但是中国的产能一天只有几万件。那既然买不到,我们能不能做?所以当时我们就开了产线。

因为防护服是二级的医疗器械,它有严谨的GMP流程,所以一个服装企业突然间转产,在严格的监管下,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非常强大的心理适应能力的。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我们转型成功了,一直到今天,包括现在我们也在完成着北京的很多区县的保供任务,我们现在每天不仅仅生产,包括供应、库房、物流,所有的这些我们都尽量去把它做到24小时的响应。

其实那个时候的投入确实挺大的,我们有员工也问说“夏总,咱们现在做,将来成本你要收不回来怎么办?”我说现在别想那么多,现在有需要我们就干,社会需要我们就先干了再说。然后也确实是很幸运得到了认可,我们是北京市的重点保供的企业。所以我坚信你真心的付出,用户感受得到,员工感受得到,最后社会也感受得到。

未来商势力:您觉得成功的企业家应当具备怎样的品质?

夏华:我觉得任何一个企业家要有结果导向,不能说做着做着你的现金流断了,做着做着这事没结果了。我觉得打胜仗是最好的团建,就是不管怎么样把它做好,把它做成,然后为结果负责。时间久了,可能你的每一个倡导和提议大家会信,团队会信,你自己也会信,然后即使你再摸索着往前走,大家也敢跟着你一起往前走,我觉得这份信心是靠我们一点点打胜仗建立起来的。

第二个就是躬身入局。我一直是躬身入局的那个人,从来不会只提出一个计划,说这个事你们冲,我先在后面看一看。我觉得一个企业家最最重要的是在价值曲线上的决策。如果是财务曲线,财务总监比你判断得还容易还明确呢,对吧?那么我真正判断的是,在这些短期你很难从财务报表上看出,而长期具有价值的东西,这时候就需要企业家躬身入局,然后站出来坚持。在这个过程中,每一个判断我觉得才是靠谱的,而不是你坐在办公室里去判断。

未来商势力:在当下这个较为困难的经济环境下,您觉得企业发展是否会受到影响?

夏华:我觉得对于一个企业,就跟老百姓一样,天好天不好都得过日子。越是这种时候,越应该关上门来思考,我有哪些做得不好、哪些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。我觉得不要像看天气预报那样去看大环境,日子你都得把它过好,我们都应该对未来有更确定性。

所以对于一个做品牌的人,我觉得一定要长期主义,大家都要心怀梦想,看着远方,当然也要脚踏实地。我经常说,再有远方,但都没有能力往前迈一步了,那也不行。但是当你有能力往前迈一步的时候,我觉只有心怀远方,才能走得更坚定踏实。